暑假的时间可以分为放松时间、干事时间和调整时间三大块-德化新闻网
点击关闭

时间暑假-暑假的时间可以分为放松时间、干事时间和调整时间三大块-德化新闻网

  • 时间:

日本5.7级地震

高考後徹底放鬆准大學生報復性熬夜熬出睡眠障礙「醫生,快救救我,我天天睡不着覺,都快成行屍走肉了。」8月初,當小劉(化名)第一次出現在余主任門診時,有氣無力、面容憔悴,臉上掛着兩個又大又深的黑眼圈,身上絲毫沒有18歲小夥子的精氣神。

而杭州市七醫院睡眠醫學科副主任余正和也有同樣的發現:「從7月開始,暑假門診中至少有10%是報復性熬夜后出現睡眠障礙的大學生。」

「放假了有大段自由支配的時間,換成我們也會想放飛自我,這很正常。玩掉的時間過去就過去了,現在暑假還沒結束,抓住最後的時間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也蠻好。」果然,心理醫生說話就是有「套路」,高主任的一番共情與鼓勵,讓小張覺得胸口不再那麼憋悶。接着,她還幫小張一起重新梳理和設計暑假目標,並制訂執行方案,有了努力的方向,小張的焦慮情緒也就很快消失。

(原題為:《好好的暑假 他們為啥要求助心理醫生》

小劉說,以前他從來都是倒頭就睡,根本不知道失眠是什麼味道,沒想到這個特別的暑假一來,他竟得了怎麼也睡不着的毛病。

原來,今年6月,小劉參加了高考,歷經十二年的「寒窗苦讀」,他終於考上了理想的大學。而在翻越高考這座人生高山之後,原先緊繃的弦一下子徹底放鬆。白天約同學打球、聚餐,晚上在家刷微博、玩遊戲、追劇……一個人在房間里折騰到凌晨四五點才睡。過上了他曾經做夢都不敢想的逍遙生活,他打算把以前沒得玩的在這個假期里都補回來。

高主任說當年她女兒高考結束后,起初也有個把星期生活過得比較放縱,於是她找時間跟女兒好好談了談暑期的規劃。她告訴女兒,暑假的時間可以分為放鬆時間、幹事時間和調整時間三大塊,但三塊時間不同的排序則會有截然不同的結果。有的人喜歡先放鬆后幹事再調整,於是那些短暫休息后能及早收心的人問題不大,至於那些自由放縱后剎不住車的人很可能會荒廢掉整個假期。而作為心理醫生,她建議先幹事后休息。

然而,對於小張來說,暑假里玩到凌晨一兩點是常態。每每跟同學分手以後,他回家就捧着手機玩遊戲,時間總是不知不覺就到這個點。有時肚子餓了還得叫外賣,等把宵夜吃完洗洗再睡已是凌晨三四點。反正第二天沒事,拉上三層窗帘補覺跟晚上也沒什麼差別。

小張(化名)同學去年考了所外省的大學,暑假回到杭州,他早就計劃好要跟那群高中的好兄弟們好好聚聚。因為白天太熱,他們把活動基本安排在晚上,六七點先打場球,八九點吃頓飯,10點左右各回各家。當然,偶爾也會延長集體活動時間,泡個吧、唱個歌之類,玩到凌晨一兩點才回家。

而對於她的每一屆學生,高主任都會語重心長地跟他們講,學會「先緊后松」,能把時間管理得更科學有效,且小到一天、一個假期的安排,大到人生的規劃,都是如此。

「這段時間,門診里來了蠻多大學生,假期前頭沒日沒夜玩,轉眼暑假已過去三分之二,看自己除了玩啥事沒幹,於是各種焦慮。而且下午時段特別集中,就拿這周一下午來說,一口氣來了5個。一問幾乎全是凌晨三四點才睡,上午都在補覺,根本起不來。」浙江省中醫院精神衛生科主任高靜芳說。

學會先緊后松能把時間管理得更科學有效高主任不僅是位心理專家,還是位高校的心理學老師,她說在她的學生中暑假里存在報復性熬夜情況的也不少,還好他們絕大部分都能及時懸崖勒馬。在高主任看來,那些因報復性熬夜而身心遭到雙重損傷的大學生和准大學生們,本質上還是不會科學有效管理時間。

根據相關檢查與測評,小劉確有嚴重的睡眠障礙,還伴有輕度的焦慮。余主任覺得,問題的根源就在於睡眠節律被破壞性打亂后一時難以恢復。短期內需要藉助快速入睡的藥物,再輔以一些睡眠行為的規範,才能慢慢扭轉回來。

熬夜,已經成為很多年輕人的生活習慣。而一進入暑假,不少大學生及准大學生們更是進入了報復性熬夜狀態。殊不知,熬夜一時爽,卻是在拿生命點亮夜晚的燈。

經常熬夜會傷身,這是眾人皆知的常識,而持續一段時間的報復性熬夜除了會傷身還會傷心。

小劉也意識到自己的狀態不妙,上網查找了許多調整睡眠的方法,想嘗試進行自我調整。晚上11點就逼着自己關燈上床,先試着數羊,數到3000隻也絲毫沒有睡意,再試着聽輕音樂,邊聽邊哼唱,腦子竟變得更加清醒。無奈,打開手機看時間已是凌晨1點多,既然睡不着就接着玩吧。

找到余主任時,小劉已自我調整了兩周,但無效。

暑假里自由放縱大一男生報復性熬夜熬出焦慮情緒沒有作業壓力的暑假並非高考生們的「專利」,大學生們同樣擁有,因此,在暑假里報復性熬夜的大學生也比比皆是。

這個暑假高主任帶了個美女實習生,她是清華大學的學霸,剛念完大一的公共基礎課,大二準備主攻心理學。在5月底時,她便聯繫了高主任一放暑假就來實習,跟着高主任及其他老師的門診學習、了解臨床心理科日常工作內容,她覺得非常有意思,原計劃半個月就結束的實習至今還不捨得中斷休息。雖因尚未進入專業知識的學習,只能協助做些基礎的工作,但她總樂呵呵地說:「這裏的工作內容對她而言都是新鮮的,有事做就有的學,就有成就感。」同時她也有意願大二學習結束時再來實習,到那時有專業知識武裝的她就能做更多有用的事。

然而,嚮往的生活卻得付出健康的代價。開始上午補覺能睡到中午12點,下午起來照樣神采奕奕,但很快醒來的時間逐漸提前,兩個星期後變成到八九點就醒來,而且怎麼也睡不着。而因為持續的熬夜,再加之睡眠時間又在不斷縮減,小劉的精神變得越來越糟,整天一副無精打采、心不在焉的樣子。

所幸,小張倒沒像小劉那樣出現睡眠障礙。只是快樂的時光總過得特別快,轉眼暑假已過三分之二,他靜下心來一想,放假前制訂的「充電計劃」尚未啟動,再看看朋友圈裡不少同學曬在實習單位里忙得不亦樂乎,一股緊迫感油然而生。接下來該怎麼辦?我還能不能追上那些同學?小張越想越後悔,越後悔則越焦慮,可他無從改變,急得動不動就沖父母發脾氣。父母也被煩得沒有辦法,才領着他一起找高主任諮詢。

今日关键词:日本5.7级地震